温存依旧

寂无喧:

当我突然意识到和凡已经认识了半个月的时候,不禁也感慨起时间过的飞快。


似乎,我和谁都还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认识的这么快,这么熟,这么无话不说,以至于,连时间的悄然流淌也不大记得,不大注意钟表还在滴答滴答的走着,不大注意阳光还敲打着竹叶,不大注意灰烬还在这一秒沉淀。


很喜欢半年前追的一个动画《亚尔斯兰战记》片尾曲中的一个镜头,夜晚的星空划过了一道流星,王子伸手去抓不过又怎么能抓的到呢,可能是角度问题吧,流星就像从王子手指尖划过一般,只剩下一道光痕残留夜空渐渐消散。


意料之中的转瞬即逝,和划过手心一尘不染的希冀,大概都是最令人难过和惦念不忘的吧。


于是,在一个深夜,和她聊天的时候无意间说起,“我们认识半个月了。”


“才半个月……”


“一眨眼半个月没了,你不觉得很快吗?”


“时间过的好快啊。”


“仿佛和你认识了好久一样,都忘了时间。”


……


心里的纠葛无非就是,“说了这么多情话,她难免就会觉得那些难以诉诸的心情已然说尽,可陌生的毫无感情基础后的唐突仓促,又让一切变得那么的不自然,而我却无能为力。”


没有陈铺后的一些水到渠成让一切都可以被描绘的淋漓尽致,站在其中回想起来,满目都是深夜里夜色如墨灯闪若星的景象,仿佛就又要无助的落下泪了。


虽然有些不知所云,但这个样子,依然还算很好的吧。


就像在遇见凡之前,我还是时常的吐槽,宁波,真不算一个太好的地方,到处都是满目疮痍的景象,谈不上一点儿惊喜和安慰。


而接下来的时光,究竟是更漫长的冬日还是绽放的春日。


以前的时光抓不住,因为手指太宽。


指尖的余香留不得,因为风还是大了一点。


虽然明天还是未知,但我知道,我们还是陪在彼此左右。


温存依旧。

评论
热度(3)
  1. mosky寂无喧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mosky | Powered by LOFTER